(黃獻德) Hsien-De Huang | E-Mail:TonTon (at) TWMAN.ORG | TonTon (痛痛)
Malware Analysis Network in Taiwan (MiT) | 惡意程式分析網在台灣 (抬丸郎)
Deep Learning (深度學習), Malware Analysis (惡意程式分析), Ontology (知識本體)
Android Reverse Engineering (Android 逆向工程), Type-2 Fuzzy Logic (第二型模糊邏輯)

ONE PIECE (海賊王)

ONE PIECE (海賊王)

2017年11月11日

Deep Learning 101 Reading Group Anniversary

Deep Learning 101 (深度學習101) @ Launched on 2016/11/11 

我記得差不多 2016 年的 1 月開始接觸深度學習的吧,就是 Tensorflow 剛出來一陣子時,想當然的完全就是個門外漢 (英文不好、數學也不好 囧),而且我上一次擁有所謂的 GPU (顯示卡),應該是2006年了吧;然後就這樣繼惡意程式分析後,一向四處打雜兼吊車尾的我,就這樣再一次跳入這深不見底的大坑;然後到了 2016 年的11月,加上 公司 (台灣雪豹科技,Leopard Mobile Inc.) 願意無償提供場地 (想要長期有場地使用可是個大問題啊),就這樣發起了一個月一次的讀書會,運作了一年 !!!


  
出發點很簡單,壓根沒有啥遠大或者有的沒的嘴砲目標,只想在能力許可範圍內願意互相共享知識交流跟分享 (現在線上很多資源,但多數是要費用的) ! 運作了一年的這天意外的邀來了 " 大師級神秘嘉賓 " 撥空給夥伴們 Q&A 經驗分享;至於第二年 ? 嗯,反正只要有夥伴持續參加 ... 剩的都不是問題了 !

Winston Hsu (徐宏民) | Scientist enthusiastic for machine intelligence and deep learning over large-scale image/video streams: https://winstonhsu.info

幾位夥伴們就這樣不管路途遙遠(有幾位還長期遠從新竹趕來) 的參與了一年,有 Prof. Winston Hsu 的 Q&A 還有經驗分享,台北101 的 83 樓這個夜晚,收獲是難以想像的 !


當然 2017/11/10 滿一週年 ! Larry 大大更是加碼演出 " A Walk in the GAN Zoo "


然後,為了感謝夥伴們的支持,我特定訂了 歡聚超值A套 加購 新四喜拼盤


我還記得第一次因不好準確估計人數 (辦過活動的就知道通常是萬人呼應一人到場),但第一次居然還是來了有近70個吧,因為 101 晚上有管控 (要換電梯) 且沒冷氣,加上人不少所以蠻悶熱,那應該是我一天內搭最多 101 電梯的一次 !


超值美式、道地美國、超值經典、珍豬章魚燒
  

2016年的今天,用 FB 發起的活動連結在這
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events/213850662372349/


轟炸雞腿、轟炸雞條、鱈魚星星、香烤薯球、巴掌麵包


如同第一次的連結裡提到的 ... 比起萬人呼應一人到場,最難的其實是 " 堅持 "

1. 這應該是台灣第一次由民間自發性發起的「深度學習」讀書會,有意參加者建議應具備線性代數、微積分、機率、Graph 等先備數學知識和對類神經網路模型已有基礎的理解。 
2. 這是交流讀書會,就不歡迎幽靈帳號/人士或者來亂的 (非從事相關工作或研究的)


畢竟這本書是真的頗有難度的,特別是當大家都同意現場直播分享自己所準備跟報告的過程 ... 那怕是看的人不多,但至少也不能隨便亂講 ...



從前幾次的硬是用自己手機直播 (結果過熱當機),到跟人借手機錄 ... 錄得實在有夠糟,最後好不容易從朋友那借到 DV,然後也自備電腦同時還去買了轉接線,再加上建了些 Google Group 和 Drive ... 當然還有每一次開始以及結束時,我需要挪動公司公共區,並恢復現場環境;每次打完收工,都接近甚至超過半夜 12 點了 (好幾次夥伴們討論的太欲罷不能 !) ... 



最後送上相隔一年的 83 樓風景,感謝公司長期的支援場地,感謝夥伴們的長期參與 !

然後解釋下最近蠻多人問我的一個問題 ! 


近一個月在國外時,也有人跟我聊到這件事 !
為什麼要做這種無償且看似吃力不討好的事 ... 其實這跟我一直以來熱衷於研究工作內容一樣



記得有個叫 Paul Graham 在 How To Do What You Love 提過:喜歡一件事才能做好它 (To do something well you have to like it.);而要想知道一個人是否喜歡他正在做的事,就看他會不會無償地工作,即使不得不做另一份工作以求生存。